首頁 > 評析焦點 > 解析APEC領袖會議與連胡會
解析APEC領袖會議與連胡會
2011-11-29 11:56:35

背景簡介

美國總統歐巴馬於本屆夏威夷的APEC領袖會議正式宣布「泛太平洋經濟夥伴協議」(TPP)的廣泛框架已達成共識,將作為未來泛太平洋自由貿易區的藍圖。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表面上雖表達支持,卻另行提出將TPP與「東亞自由貿易區」(即東協加三)、「東亞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即東協加六)並列。後兩者美國皆未加入,且是中國極力爭取主導建立的區域經貿機制。TPP則是由美國主導,目前已有九個成員,日本、墨西哥與加拿大政府也表態加與協商,給歐巴馬注入強心針。很明顯的美國是用TPP來一舉制衡中國主導的「東協加N」機制,藉以展現美國重返亞洲經濟領導者地位的企圖。

亞太經貿戰略版圖的轉變

2010年開展的東協加一(中國),讓即使是美國安全同盟的日本與南韓為爭奪中國市場也紛紛加入成為「東協加三」,台灣在馬政府上台後也推動與中國簽訂ECFA。2005年美國自小布希時代即規劃於亞太地區另行建構可以取代現行APEC的TPP。經過幾年的醞釀,終於在2011年由美國主辦的APEC領袖會議中正式推出。

然而,伴隨在TPP背後的美國重返亞洲堅定態勢才值得注意。這專為美國總統歐巴馬外交與經濟政績量身打造的「亞太經合會」領袖高峰會,外界看到的是「歐胡會」裡美、中兩國元首在人民幣匯率與兩國貿易逆差上的唇槍舌戰,以及美國策動外交手段擴大建構TPP以制衡中國主導「東協加N」的「區域霸權崛起論」。實際上美國改變以往以中東為主戰場,重新聚焦亞洲的外交新戰略早已有跡可尋,從過去兩年來華府在朝鮮半島、南中國海以及中國人民幣匯率等議題的表態即可證明。對北京方面,美國的亞洲政策係搭建在華府與中國「平衡交往」(a balanced engagement)的兩手策略天平之上。

歐巴馬政府運用「巧實力外交」重返亞洲

經過上任初期對美中關係的試探與摸索,歐巴馬自2010年開始調整其對中國政策,採取軟硬兼施、兩手策略的「巧實力」(smart power)。一方面持續強調與中國進行建設性交往與高層對話機制建制化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則是積極串連美國在亞太地區盟邦,甚至在諸如南海等議題上展現有別以往更強勢的態度,參與東亞高峰會的政治運作。歐巴馬總統結束夏威夷的APEC行程後旋即前往澳洲,在美澳安全同盟六十週年之際,強化此一盟邦重要性。接著他以美國總統之姿,出席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從APEC宣示TPP,到美澳安全同盟強化,再到參與東亞高峰會,歐巴馬政府形塑不僅是「重返亞洲」的明確姿態,更展現「主導亞洲政經秩序」的雄心。

從國內政治與舉戰因素加以分析,歐巴馬面臨連任選舉沈重國內壓力,藉由TPP的宣示以及後續造訪澳洲強化「美澳安全同盟」、出席東亞高峰會等行程,期待出口轉內銷,為國內失業率高漲與可能的二次經濟衰退轉移公共焦點。這場華麗而強勢的外交秀不僅著眼於挽救其選情和國內支持度,更是延續歐巴馬政府上任頭一年嚐試與北京進行善意交往未果後,轉而調整其對亞洲更強勢介入戰略的一貫政策作為。

台灣在APEC表現失焦

台灣在此次APEC的表現明顯失焦。馬英九政府固然表態支持TPP,但亦心知肚明前景漫長、前途未卜,經濟部長施顏祥先打預防針,提出先瞭解TPP內涵、再進行內部協調溝通、最後再與TPP會員協商的「三部曲」,並以「黃金十年」的期限加以包裝來交待。有鑒於TPP是極高度的貿易自由化與開放設計,屆時台灣內部相關產業被迫開放市場的壓力才是關鍵所在。馬政府自然不敢於此時過於明確表態爭取參TPP。

另一項讓馬政府採取如此模糊態度的因素自然是北京。胡錦濤視歐巴馬強行推動TPP為某種程度圍堵中國運用「東協加N」形塑區域霸權的外交制衡手段。台灣的馬政府若過度站在華府這一邊,極易造成北京的反感,無怪乎北京國台辦主任王毅被問到台灣加入TPP的問題時的嘲諷反應是:「台灣真的要加入嗎?」

「連胡會」曝露連馬矛盾

連戰雖然四度代表馬英九出席APEC,但這次的媒體焦點幾乎被鎖定在是否於「連胡會」中提及「和平協議」。連戰事後的再三否認,凸顯的若非是受馬英九之命安撫胡錦濤其近來操作「和平協議」之舉純屬選戰策略,北京無須惱羞成怒,就是連戰本身不滿馬英九在2005年「連胡會」共識的基礎上加上諸如公投等「十項保證」,因而藉由APEC的「連胡會」重提2005年的「五項願景」,重新搶奪發言權。無論如何,連戰在吹捧與歐巴馬短暫會晤的「合影機會」(photo opportunity)之餘,是否明確向美方表達台灣「選哪一邊」才是關鍵。

民進黨應未雨綢繆

民進黨也應未雨綢繆,在上述亞太戰略變局中明確提出符合台灣利益的作法。民進黨先前提出的「十年政綱」雖然以「連結世界、前進中國」以及發展全球與區域平衡戰略作為與馬政府過度「以中國為中心政策」的最大區隔,惟具體作法仍未公開呈現。果真明年民進黨重新執政,是否同時採用爭取加入「東協加N」與TPP的策略?若是以後者為政策優先目標,還是以洽簽與主要先進國家雙邊的自由貿易協訂(Free Trade Agreements)為主?又能否擺脫國內不同產業的選票壓力,接受TPP的全面貿易自由化規則?同時又如何平衡處理兩岸關係?這些都是未來的重大外交挑戰。

隨著蔡英文勝選機會大增,民進黨重新執政後極可能面臨的就是全球二次金融風暴的再起,甚至明年歐巴馬面臨選情緊繃連帶給予民進黨新政府施壓。台灣夾在美中兩國於亞洲的霸權爭奪戰,又適逢總統與立委選舉逼近,國民黨的馬英九與民進黨的蔡英文有必要在即將而來的總統大選辯論(presidential debate)中,坦誠而負責的表達台灣對上述區域戰略與美中關係演進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