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析焦點 > 馬英九司改政策之檢討
馬英九司改政策之檢討
2011-09-19 19:08:37

2012年總統大選將屆,是否應讓馬總統連任,最科學理性的判斷標準,就是具體檢討其競選承諾有無兌現。究竟馬英九當年司法改革承諾的政見為何?迄今兌現多少?這些疑義在選前當有進一步檢視之必要。基此,本文爰就相關疑義略作探討分析。

回顧馬英九「超迷你」的司改政見

馬蕭2008年的政策白皮書,如今仍可於其競選網站裡尋得(網址:2008.ma19.net)。具體而言,馬蕭政策係由:經濟、農業、民主改革、廉能、國防、外交、青年、教育、文化、海洋、婦女、原住民、客家、人權、社福、健康、環境、勞動、觀光等19個主要單元共同集合而成。這些單元可以說是馬英九認為最重要的19個施政重點。而單元數量刻意控制至不尋常的19,又顯有刻意與英九諧音(一九)之意涵。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司法積弊沉痾之深,長久以來素為國民所痛恨,但馬英九列為最重要的19項政見清單裡,卻獨漏司改單元。一直要深入至「民主改革」項下,亦即:確立憲政主義的基本精神、實現權責相符的中央政府體制、推動政黨良性競爭、落實司法獨立及行政中立、鼓勵自主的公民社會蓬勃發展、強化整飭貪污的機制、以審議民主促進行政及立法改革、維護弱勢的基本人權等所羅列的8項具體主張中,才可以發現司改政見原來藏身此處,還跟行政中立合併為1個小項,其「不重要性」可見一斑。

其次,再從內容而論,馬英九的司改政見全文僅有區區231字,姑且全文摘錄如下:

台灣的司法經常為人所詬病,認為無法擺脫政治勢力的支配與影響。司法改革運動推行多年,雖已相當程度革除司法弊端,但是總統對大法官的提名方式、以及政府有關部門對檢調單位的控管,仍使政治陰影無所不在。然而,司法未能完全獨立,則法律主治的憲政原則就無法落實。因此,我們執政後,將檢討目前獨立機關的提名制度,希望專業、操守與擔當成為提名的主要考量,不容政治決定一切。我們也將嚴禁政治勢力介入司法人事、調查與審判,並積極推動司法改革,提升司法公正形象,以構築人權保障的最後防線。

綜觀馬英九以上的「超迷你」司改政見主張,其實真正具有可讀性的僅有筆者以斜體底線標記的寥寥三句話罷了,進一步的具體作為付之闕如。綜上所述,筆者認為馬英九自始不重視司改政策,此應當是相當持平中肯的評價。

馬政府「背道而馳」的改惡

承上所述,馬英九的司改政見頗為簡陋,猶如廉價泡麵中肉眼幾乎看不到的肉末一般。主張雖少,但馬總統執政後倘若認真落實,扭轉司法墮落形象,倒也是福國利民之舉。3年匆匆已逝,馬政府交出來的成績單,不但不是向前走的改善,反而是向後退的改惡。由於上述3點司改政見裡「積極推動司法改革」是相當空洞的口號,本文以下僅就其餘2點進行檢視:

一、司法高層人士的改惡:

在現行憲政體制上,由總統提名、國會行使同意權的司法高層人士,不外乎是檢察總長、司法院正副院長與大法官等重要司法高層職務。馬英九選前強調這些人選應以專業、操守為提名的主要考量,摒棄黨派之私,這種幾近常識的觀念當然值得贊同。但若具體對照馬英九上台後的實際作為,卻是呈現完全相反的走向發展。

姑且以今年4月間馬總統的大法官提名鬧劇為例,原本屆退的4位大法官裡有3位乃優秀學者出身,其中2位乃專攻憲法學、公法學的自由派學者,俱為筆者授業恩師,至於另1位則是專攻刑事法,亦攸關人權保障。原本法界預測馬政府將以「3學者1實務」的相同比例換血,然而馬政府初始名單卻跌破眾人眼鏡,一口氣提名3位司法官僚出身的法官,僅有1位跟馬總統同校出身的學者充當配角。該學者亦為筆者授業恩師,於法學界也頗富盛名,但其研究領域與憲法、公法學乃至人權保障毫無牽連,其實是國際貿易法的專家。根據筆者查詢國家圖書館台灣期刊論文索引系統所收錄該學者的34篇期刊論文清單裡,沒有任何1篇能與釋憲沾上邊。

台灣公法學界人才濟濟,釋憲專業能力遠勝該學者之人少說也有2打以上。學法出身的馬總統不可能不知該學者專業能力與大法官一職顯不相稱,這份初始名單正透露出馬總統企圖削弱大法官釋憲專業能力的傾向。所謂以「專業」決定提名的政見只是騙局一場。所幸後來意外爆發「恐龍法官」事件,導致其中1位實務法官放棄提名,馬總統緊急以另一具有深厚公法學素養的實力派學者替補上陣,才讓這份讓民間司改團體破天荒「拒絕評鑑」的極惡名單稍微有點可看性。不過總的來說,倘若再一併回顧前3次的大法官提名與國會同意權行使實況,吾人可見所謂專業考量只是幌子,「政治傾向」、「乖巧聽話或無害程度」乃至於「不具釋憲專業能力」才是真正決定大法官人選的因素。

二、政治介入的深化:

馬英九司改政見裡宣示嚴禁政治力干涉司法,可謂「黑色幽默」。在台灣唯一有干預司法能耐的政治勢力,當然只有自黨國威權時代一直深刻操控司法的中國國民黨而已。作賊的喊抓賊,讓人啼笑皆非。中國國民黨勢力介入長期介入法院的現象幾乎是台灣國民基本常識。只要懂得上網用Google,並以「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為關鍵字,顯示高達約有 5,670,000 項結果,顯見所言不虛。黨國大老許水德這句名言流傳迄今已超過15年,其間雖歷經2000年政黨輪替,但直到今天「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陰影仍舊籠罩台灣人民心中揮之不去。今年5月間本智庫辦了一場「讓數字說話:馬政府執政三週年總檢驗暨民調發布座談會」在這份有效樣本近千份的民調裡也呈現相同趨勢,在司法人權方面,感受司法狀況惡化的高達44%,認為改善的僅佔22%,人民對司法不滿程度更甚於民主與人權倒退。

平心而論,「不介入司法」是中國國民黨最容易達成的政見。從歷史而論,中國國民黨本身就是讓司法偏頗的邪惡勢力。只要克制自己不介入,留給司法有公正獨立的運作空間,人民觀感不至於如此惡化。可惜的是黨國體制復辟後, 中國國民黨屢次以掃貪之大義名分整肅政治異己、騷擾政敵,讓人民深切感受政治介入司法導致偏頗濫權的改惡傾向。除扁案外,不管是特別費案、嘉義陳明文案、雲林蘇治芬案,泛綠陣營的政治人物被司法抹黑的現象一再反覆重演。反觀藍營部分,從特別費案、三中(中廣、中視、中影)案、國發院土地弊案到北市花博弊案,若非案沈檢方多年,就是老找「余文們」作替罪羔羊。政治深刻介入司法斧跡斑斑,民眾對司法的信賴早已如自由落體般下墜,令人痛心遺憾。

結論

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於今年8月底公布十年政綱司改篇,勾勒出未來推動司法改革的基本方針。姑且從字數而論,這份司法改革政見約2300餘字,遠高於2008年馬蕭司改政見10倍之多,內容除剖析現況外,更列舉8項具體司改主張,兩相比較高下立判。但筆者認為,此刻若是對蔡英文司改政綱指三道四甚至拿來跟馬英九政見比較,其實是搞錯了方向。面對2012年大選將屆,我們不用過度關心蔡英文一旦當選想作什麼,而應把關心的焦點擺在尋求連任的馬總統究竟於上次選前承諾什麼,實際又幹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