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析焦點 > 九二共識與台灣共識的真偽優劣
九二共識與台灣共識的真偽優劣
2011-09-26 10:14:43

事件背景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在其關於兩岸關係的政見中主張,民進黨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一個中國政策的堅持,但是民進黨認為九二共識並不存在。民進黨希望透過民主程序,以立法及公投,先凝聚起台灣國內的共識,再以此共識,作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的基礎,此即所謂的「台灣共識」。此一政見自蔡提出以來即成為各界注目與解讀之議題,也成為目前國民兩黨目前戰火交接的焦點。馬英九甚至在颱風豪雨襲台的當日不管颱風災情,而特別召開公開記者會進行反擊。整個政治攻防的高潮在16日馬英九總統質疑「台灣共識」是預售屋,人在美國的蔡英文十七日於舊金山反嗆說,九二共識是虛擬的共識,是個鐵皮屋。其實,蔡的說法正指出九二共識的虛偽性。

事件分析

事實上,「九二共識」是台灣政治史上最大的一個騙局。因為當初1992年的辜汪香港會談,並沒有九二共識的說法,是直到2000年4月民進黨執政前,蘇起才突然創造出這個名詞,不但當時尚擔任總統的李登輝先生說不存在,連已故的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都曾或公開或於其回憶錄中講過:「並沒有九二共識」。事實上,國共虛構的九二共識,首次見諸白紙黑字,乃是在2005年中國發布「反分裂法」後,長期籠罩在恐共症陰影下的國民黨,其黨主席連戰於赴中求和之會-國共論壇-所發表的連胡公報中,後經時任黨主席的馬英九列入國民黨黨綱。

馬政府不斷宣稱所謂「九二共識」,是兩岸均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定義。事實上,中國國台辦在二○○八年六月的官方聲明「兩會對話與商談情況概述」中,就已否認馬政府對九二共識的說法,明確表示雙方並沒有就此達成「各自表述」或「各說各話」的共識。因為中國擔心,「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留有被隨意解釋的空間,台灣分裂勢力可能千方百計利用「各自表述」塞進分裂的主張。而最近的維基解密揭露的美國在台協會(AIT)機密電文更顯示,二○○七年,正在競選總統的馬英九對當時的AIT台北處長楊甦棣表示,他很清楚他主張的「一中各表」與北京強調的「九二共識」有差異,但為促成兩岸對話,刻意混談。陪同談話的馬英九幕僚蘇起當場也強調,馬英九與他都相信,北京急於展開兩岸對話,也急於讓台獨問題消失,因此將會接受這種混淆。換句話說,自始至終,所謂九二共識即「一中各表」,完完全全是馬英九所捏造的謊言。

其後,中國方面為求變通以爭取說服台灣人民,才配合藍營演出,聯手炮製九二共識,企圖誘使台灣人民上鉤。所謂的九二共識,其核心在於一個中國,所以一中各表也好,各表一中也好,都正好坐實所謂的中華民國已經消滅。因為國際社會對於一個中國,只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張,在1971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明白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將蔣介石的代表從非法占據的席位驅逐出去。在這種情況下,不論是一中各表或者各表一中,都沒有中華民國的空間,中國或國際社會都不承認有兩個中國存在。

此點從世衛秘書長陳馮富珍去年九月對世衛所有會員發出「世衛條例對中國台灣省之執行作業準則」的秘密信函中,將台灣冠上「中國台灣」(Taiwan, China),變成中國的一省,即可得明證。而針對台灣的地位在世界衛生組織(WHO)遭矮化一事,馬政府於5月間出席世衛大會(WHA)時煞有介事地遞交函抗議,歐洲議會友台小組也在6月中旬為台灣發出抗議信函,但這次WHO在7月4日回函給歐洲議會友台小組的信中索性說得更露骨:根據WHA第25.1號決議,「世界衛生組織就持續認定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聯合國及其他功能性國際組織也採取類似的決定並且如此執行。除非世界衛生大會決議改變,秘書處將持續遵守這個決議的字義及精神。」面對這種當面遭甩耳光的待遇,馬政府大約也只能唾面自乾地吞下去而別無他途。

所以,令人深感荒謬不解的是,一個不存在,甚至喪權辱國的概念,三年多以來竟然成為馬政府中國政策的圭臬,硬是將台灣人民推入「一中陷阱」,甚至藉其名義大量開放陸客先組團後自由行之觀光行;陸生、陸幹、陸官來台;以及ECFA中造成台灣對中國經濟倚賴的十五項協議。也就是說,馬政府以一個未經過國會同意或公投通過等民主程序,且沒有經過透明處理的九二共識,來做為約束政府甚至人民的緊箍咒,難怪其統治正當性受到強烈質疑。

但坦言之,所謂的台灣共識是一個僅有程序而毫無具體內涵的概念,這點在蔡英文的說法中表露無疑,蔡說:民進黨願意和社會坐下來談一個大家願意遵循的共識,也盼國民黨打開胸襟坐下來談一談,這就是台灣共識,是一個民主的過程,很多不熟悉或不願接受民主現實的人,認為過程不重要,共識才重要,要求講清楚共識是什麼,卻忘了這條路走到台灣共識最重要的是過程,「有一個民主的過程、民主的參與、必要的告知與透明化,這才是最重要的」。民進黨雖然可以辯駁這樣的主張正是高揭民主為台灣最高的價值共識,但明顯的卻是迴避正面對兩岸關係與交往明確說出自己的主張,最後在外界質疑是否屆時民主程序下產生的共識為統一之結果時,民進黨接不接受時,才勉強表示民進黨尊重民主結果,但統一不是民進黨的選項。

這也曝露出在此一議題上,民進黨算不上是一個負責任的政黨,因為民主固然是所有政黨競爭應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但共同的規則不能拿來當作政黨主張,否則不同政黨之間如何顯示出差異性,而差異性正是政黨競爭的意義與本質。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為避免被質疑無能維持兩岸的正常交流,又被迫要悍衛台灣主權而不得不否認九二共識,採取消極而閃避的態度,或許在選票考量下有其必要性,但不敢正面迎接挑戰的政黨,實在很難讓人對其價值理念的堅持,以及勇於對選民有明確清楚的承諾與承擔,感到有誠意與擔當。

事實上,就如同前總統李登輝一針見血指出的,一九九二年國會立法通過,總統公布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早已包括所有與中國非官方往來有相關規定,不僅具備充分正當性,人民也早有與對岸往來的根據,實在不需要九二共識這樣一個沒有申請執照,像鐵皮屋般的違章建築,來扭曲兩岸的正常發展。而關於兩岸的官方交流,更有許多既成的國際規範與體制,可資為兩國往來間之依循根據,唯有堅持此一精神,才是真正尊重對方為一主權國家,也勇於捍衛自我主體性與尊嚴的擔當與理念。缺乏擔當與理念的政黨,在行動與思想上都不配做為一個巨人,一個偉大的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