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析焦點 > 中國與20國集團第六次峰會
中國與20國集團第六次峰會
2011-11-07 14:57:08

壹、前言

11月3日至4日,20國集團(G20)第六次峰會於法國坎城舉行,原本峰會設定「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原材料市場價格監管」和「全球治理」等三個議題為主題,卻因發生歐洲債務危機,20國集團在整個國際議題的討論將會因此而轉向,僅著重在如何處理歐洲債務,相對而言,讓原本要處理的南北關係,頓時失焦。

中國在此次峰會的態度,成為各國關注的焦點,不過,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11月2日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表示,解決歐洲債務問題主要還是要靠歐洲。由於中國內部經濟問題叢生,使得中國在處理歐洲債務問題上,試圖迴避國際壓力,努力將焦點拉回國際金融秩序的不公平。

貳、中國參與峰會的態度與立場

20國集團為一個國際經濟合作論壇,特別是處理金融議題,於1999年12月16日在德國柏林成立,屬於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內非正式對話的一種機制,由八國集團(美國、日本、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加拿大、俄羅斯)和十一個重要新興工業國家(中國、阿根廷、澳大利亞、巴西、印度、印尼、墨西哥、沙烏地阿拉伯、南非、韓國和土耳其)以及歐洲聯盟組成。而領導人峰會則自2008年11月在美國首府華盛頓舉行。

20國集團是布列頓森林體系架構內非正式對話的一種機制,旨在推動國際金融體制改革,為有關實質問題的討論和協商奠定廣泛基礎,以尋求合作並促進世界經濟的穩定和持續增長。其宗旨為促進已工業化和新興工業國家之間,就有關全球經濟穩定性的關鍵議題進行開放及有建設性的討論。按照慣例,國際貨幣基金會(IMF)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列席該組織的會議。

由此可知,中國最主要的態度在積極改善國際金融秩序對中國及發展中國家不公平之處,因此,胡錦濤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並非以歐洲債務如何處理為重點,他認為,特別應關注南北發展的不平衡、貿易保護主義、國際金融體制改革等議題,認為當務之急是確保增長,在增長中求平衡,當前世界經濟中最大的失衡是南北發展不平衡,解決失衡的目的是促進共同發展,這與中國過去參與20國集團峰會之立場一致(中國歷屆主張與建議,請參考【表一】)。

由於歐洲可能寄希望於中國來拯救歐元區,但中國自身國內的壞債、非法借貸嚴重和越來越多的社會動亂,繼續導致對歐元區的拯救者可能自顧不暇的擔心。中國對經濟增長的兩位數預期,掩蓋了可能必須面對的問題和危機,其中最主要的是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債務和非法貸款等等。由於「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在10月31日下修美國和歐元區2012年的經濟成長預測,2011年5月,OECD曾預估美國經濟2011年成長2.6%,2012年成長3.1%,歐洲2011及2012年兩年成長率為2%;然而,現在已下修美國2011年為1.7%,2012年為1.8%,歐洲2011年為1.6%,2012年增長0.3%。對中國而言,中國外匯大多買了美債,對於歐債只能靜觀其變。

參、中國出手與歐盟武器禁運

除了中國本身內部問題叢生,手上已有大量美國外債,必須留著「銀彈」外,更重要的是,中國可能會藉此順勢要求歐洲國家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

根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在日本訪問的歐洲聯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艾希頓(Catherine Ashton)為了爭取中國的支援,表示考慮解除對中武器出口禁令。在訪問日本之前,艾希頓在10月25日訪問北京,並與中國外交部部長楊潔篪會談,也曾就此問題進行協商,歐盟因為歐洲債務危機問題希望向中國求援。

歐盟對中國武器禁運的法律基礎建立在1998年武器對外輸出準則、歐盟1334/2000法令與共同暨外交安全政策2003/468條款,並在2000年制定共同武器禁運明細,列出對中國武器管制的硬軟體項目。歐盟認為當武器輸出對象有涉嫌用武力鎮壓內部情事、擴大內戰傷亡、損害區域安全、損害友國與盟邦、助長恐怖主義或侵害國際法以及戕害武器接受國內部發展等情況,歐盟就會開始實施武器禁運。

過去,中國突破歐盟武器禁運的策略是「分化歐盟團結,隔絕美國干預」,從維基解密中可以發現,美國國務院曾在2010年2月17號發給美國駐歐盟各國使館的電文中,要求所有駐歐盟國家使館重申美國的立場,即「歐盟應維持對中國的武器禁運」。而中國了解歐盟27個會員國在武器禁運一事,立場並不一致;歐盟對中武器禁運議題的立場分為「德、法、希臘與西班牙支持解禁、捷克堅決反對解禁、英國與其他中東歐歐盟成員國支持會議結論」等三個立場,因此中國對於不同歐盟會員國的做法分別做出遊說策略。

此次,希臘債務危機,甚至是歐豬五國(PIGS)均有債務危機,中國倘今日出手救希臘,但卻可能面臨未來其他歐洲國家債務危機發生後,中國可能落入救或不救的兩難,因此,透過目前的國際金融機制,特別是國際貨幣基金來協助歐洲債務嚴重國家,順勢也可在國際金融機構中取得主導權地位,增加其發言權;此外,運用此外交籌碼,再次要求歐盟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應該才是中國背後真正的動機,倘歐盟需要中國的幫助,在美國無力主導下,是否解禁,僅能維繫在歐盟的道德價值上,然國際政治講求國家利益,現實主義當道下,歐盟是否能挺得住,我們或許可從歐洲聯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艾希頓在日本的回應看出端倪。

肆、結論

中國在國際政治場域的外交手腕逐漸成熟,20國集團並非是中國有義務要去處理歐洲債務危機的場域,然全世界目前的焦點卻著重在歐洲債務危機上,中國借力使力,一方面表達歐洲問題應由歐洲自身來解決,一方面在國際金融機構中增加實力,中國外長楊潔箎在北京又將歐債和武器禁運掛勾,未來,歐盟是否就對中國武器禁運一事進行激烈辯論,值得後續觀察,而台灣在此時,特別是外交部門,亦應早期預警,呼籲經濟問題與人權問題不應混為一談,希望歐洲國家確保長久以來支持的人權保障,勿對中國解除武器禁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