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TBT電子報
我要訂閱電子報: Email
     
 
TBT 電子報第 10 期
2010 年 8 月 30 日出刊
 
     
 
新台灣國策智庫新書上市
歷史的糾結:台美關係的戰略合作與分歧(2000-2008)
著作 / 劉世忠
出版者 / 新台灣國策智庫有限公司


本書正熱賣中,8月31日前洽本智庫購買,可享八折優惠(原價300元,八折價240元)。有興趣者,請電洽莊先生 02-2313-1456,分機 25。
更多資訊,進入網站
 
評析焦點
「東協與中國FTA」對東協經貿影響初探         網站閱讀     列印文章
文 / 洪財隆

剛在今年元旦上路的「東協與中國自由貿易區」對台灣確實意義重大,至少執政者常常誇大此協定對台灣的經貿衝擊,併合理化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急迫性。雖然各種經貿相似度都顯示,其實韓國才是台灣在中國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本文則來初步研析此一協定對東協的經貿影響。

東協與中國FTA已在今年生效,相關經貿影響也將陸續發揮作用,除了原先農漁水產的「早期收穫」產品早已陸續實施之外,另有「一般產品」(150項產品;2012年零關稅)與「敏感產品」(通常關稅超過30%以上;各自500項產品或小於10%的總進口金額;2012年降至20%以下,2018年降至5%以下),而分別有不同的自由化時程,最主要的差別則在於,敏感產品最後並不會完全免關稅。

對原來東協六國成員(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與汶萊)而言,重要自由化時間點主要則是2010年、2012年與2018,至於對東協4國新成員(越南、寮國、緬甸與柬埔寨)來說,主要則是2010年、2013年與2018年,具有較長的緩衝期與較慢的自由化速度。一方面由於東亞生產供應鏈的緣故,部分東協國家也供應中國中間產品(比如菲律賓與馬來西亞的電子零件),至於印尼主要則提供原物料(如原油),以中國為最終市場。另一方面也隨著中國所得提高,逐漸成為重要的新興市場,導致東協國家跟中國的經貿關係也日益熱絡。

2008年時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東協的第三大貿易夥伴且成長迅速,目前則僅次於日本與歐盟。東協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金額高達1927億美元,佔東協整體貿易15.4%。整體東協對中國成貿易逆差(唯有菲律賓例外;一般認為主要是從中國走私產品未計入海關進口),其金額則從1998年的20億美元,攀升到2008年的216億美元。

特別是2008-2009全球金融危機此一事件,中國依舊維持8%以上的經濟成長率,而美日等國經濟卻依然不振,則當會再度強化此一趨勢。一般甚至預測,中國未來二十年大致將保有6%的經濟成長,正好可彌補美歐需求降低。可以說,東協國家對中國市場期盼甚深,也將跟中國的FTA視為擴張策略的重要一環。包括增加東協對外集體談判籌碼、透過外部經貿協定來促進東協內部市場的協調與整合,並藉以吸引外來投資(FDI)。

然而,東協也必須承受進一步開放中國產品進口的競爭與內部衝擊,尤其是東協國家原本的工業產品出口主力,包括成衣、鞋類、中階電子產品及其零件等,如何面對中國相關產品在東協內部,甚至第三地市場的強力與長期競爭,更在部分東協國家引發憂慮,尤其是印尼甚至一度揚言將延緩參與此一FTA,唯在中國出面安撫,願意跟印尼共同合作,支持印尼受損產業後才得以化解。

不管如何,東協部分國家與產業被中國廉價產品衝垮的憂慮一旦成真,此一FTA最終將讓東協國家淪為只是中國原物料(原油與橡膠)的供應地。最後,也有以泰國農業因此被嚴重打擊的例子,預警中國農工產品可能會大量以低價傾銷到東協國家。

整體而言,東協與中國的FTA利用率高低(複雜的原產地規定常讓優惠性貿易協定不划算)、敏感性產品的數目能否持續下降、非關稅貿易障礙(補貼、技術管制、政府採購與配額等)是否得以撤除,以及此一FTA對東協內部不同國家的利益分配是否雨露均霑等,都將影響東協與中國FTA的具體效果,並牽動兩者是否進一步提昇整合層次。台灣應密切觀察東協與中國FTA對東協各國的經貿衝擊,以為借鏡,尤其是未來ECFA實施後,中國工業產品可能會大量傾銷來台問題。

 
 
 
 
 
評析焦點
馬版全募兵制:一個不能令其兌現的錯誤政策         網站閱讀     列印文章
文 / 羅承宗

馬英九總統選舉時曾提出十點國防政策,其中「推動全募兵制」除了主張逐年擴大募兵比例外,更大膽預計將於4至6年內完成全志願役。2008年5月政權輪替後,此政見遂被納入馬政府的國防施政要項,國防部以於2014年時達成全募兵制作為目標。然而日前根據報載,由於在剛出爐的2011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裡,國防預算僅占國內生產毛額(GDP)2.6%。因此媒體遂推測由於財源不足,馬政府最重要的國防政策支票,可能跳票。對此,國防部委婉指出會依照原先的規劃,從2011年開始進入全募兵制的執行驗證階段,依據政府現在及未來的財政狀況,務實規劃推動募兵制各項配套措施。

鑑現代戰爭型態改變,各式新武器裝備亟需具備高技術專長且役期較長之人力以操作維運,因此在人力上,逐漸增加募兵比例本來就是妥當的政策方針。有關募兵制推動課題,民進黨政府執政時期即有所研議,本文謹以2005年行政院兵改方案與國防部兵役制度說帖為基礎,進而對馬版全募兵制提出檢討。

有關募兵制的推動,行政院曾於2004年6月函頒「行政院兵役制度全面檢討改進推動小組設置要點」,經相關機關密集研商後,研擬「行政院現行兵役制度檢討改進方案」(簡稱兵改方案)。其中針對募兵制部分,當時研究成果如下:

一、整體目標:人力需求結構上宜逐次增加募兵比例,並同步考量滿足後備動員需求;國防部完成規劃調降總員額、調整官士兵配比及募徵兵比例方式,達成兵役制度改革目標。

二、短期以募兵為主,徵兵為輔,長期朝全募兵制發展:依2005年統計國軍現員結構,募徵兵比例為40:60,兵役制度改革以朝向「募兵為主」之募徵兵併行制,當時預計於2008年達成志願役(募兵)60%,義務役(徵兵)40%目標;長期則視各階段招募成效及國防財力等主、客觀因素,適時朝「全募兵制」規劃推動。

三、志願役用人成本較義務役約高3倍:在當時募徵兵比例為40:60之國軍現員結構下,由於配合調整待遇及多項福利政策,人事成本逐年提高,但國防預算未能同步增加;因此2005年人員維持費編列1,431億元,佔國防預算55%。再者,按國防部以「人員平均成本攤提法」概算,每萬人平均成本如下:軍官:志願役99億元;義務役35億元。士官:志願役73億元;義務役24億元。士兵:志願役49億元;義務役17億元。上述志願役用人成本包含薪給、保險、退休撫卹儲金補助及各項專業加給等固定支出。故每增加志願役1萬人,概需增加人員維持費預算約70億元。

四、實施精兵制度,調降國軍總員額:為達成兵役制度朝向以「募兵為主」規劃,在不大幅調整現行組織架構及調增人員維持費前提下,藉由「編現一致」、「降低官額」及「擴大招募」等作為,以漸進方式減少徵兵需求,增加募兵人數,當時計畫自2005年至2008年將國軍總員額由37萬人,調整至27萬5,000人,精簡員額約10萬人。

五、配合「募兵為主、縮短役期」兵役制度改革方向,充實替代役制度:在兵役制度朝向「募兵為主、縮短役期」改革方向下,常備兵役需求人力減少,為促進人力資源有效運用,及兼顧兵役公平性的基本原則,應積極充實替代役制度。

從國防專業的觀點而論,究竟全募兵制是否為4-6年短期內即能實現的政策,其實在國防部於2005年自己提出「兵役制度說帖」裡,即有詳盡的分析。詳言之,該說帖裡分析倘若現階段我國實施全募兵制(或稱單一募兵制),限制因素包括以下7大項,以下予以全文節錄:

一、就敵情威脅言:中共一再宣稱絕不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近年來更不斷增加國防預算,積極擴張軍備,而面對中共日益強大的軍事威脅及不放棄以武力犯台的意圖,國軍在「有效嚇阻、防衛固守」的戰略指導下,仍必須保持足夠之軍事力量,隨時從事戰爭準備。

二、就國防安全言:國軍主要任務在維持台海情勢穩定,確保國家安全;一旦中共對台用武將是全民的戰爭,因此,國軍平時必須保持防衛固守基本需求的兵力,戰時則必須結合全民力量。

三、就後備動員言:全民國防是達到平時養兵少,戰時用兵多的具體作為。實施徵兵制,在平時可廣儲戰力於民間,戰時則能迅速動員,結合民間力量支援作戰,以展現整體國力並維持國家安全;尤以國軍實施「精進案」後,對廣儲後備戰力的需求,將更為迫切。

四、就文化背景言:我國自古以來「好男不當兵」的觀念,深植於社會各階層,相對影響國家人力資源投入軍中及以軍旅生涯為終生志業之意願;尤其軍人職業具有不自由、受約束,生活不穩定性極高等特性,實為國軍長期以來人才招募不足之主因。

五、就社會環境言:近年來由於社會開放,國民所得大幅提高,一般家長及子弟多視「當兵」為畏途,尤其遭逢國家情勢不穩時,即使待遇再高,亦難以吸引青年志願入營服役。一旦實施募兵制,恐將面臨無法招募到優秀且足夠兵力的窘境,勢必對國防安全造成嚴重衝擊。

六、就價值觀念言:國人對軍人的價值觀,因受時下青年崇尚名利,追逐高薪,排斥紀律,而產生極大落差;復因軍中生活環境,與社會差異甚大,戰備、演訓及管理上的工作負荷與壓力,極為刻板沉重,且軍人職業生涯短暫,退伍後轉業困難,造成軍旅生涯更令時下青年望而卻步。

七、就政府財力言:單一募兵制,政府必須有充足的財力支應。目前國軍以徵兵(義務役)方式獲得的官士兵,如按2002年之募兵(志願役)待遇支給標準計算,每年僅薪資、保險、撫卹、特殊勤務加給等,即須增加預算約1,000餘億元,除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外,對政府整體施政及國防軍事投資均產生重大排擠作用;甚而必須增加國民稅賦,以為因應。

國防部綜合上述7個限制因素,進而歸納以下3點結論:

一、國家安全是不容實驗的,不當的政策可能會導致危險且無法預期的結果;依國軍長年招募志願役軍、士官工作,所遭遇各種困難的經驗,並就我國目前國情而言,尚無足夠採行單一「募兵制」之條件。

二、若中共未放棄武力犯台,考量國防安全、後備動員、文化背景、社會環境、價值觀念、政府財力等因素,採單一募兵制,必將無法滿足國軍兵力需求,恐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故現階段仍宜採適合國情之募、徵兵併行制。

三、國軍武器裝備日新月異,未來勢必須走向專業化與職能化,故必須招募更多且素質高之志願役人員;若前述各項限制因素獲得有效改善,國軍當可實施「募兵制」。

就此而言,推動全募兵制的構想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就有相關研究與進展,惟當時考量招募成效及國防財力等因素限制,當時規劃於特定期間內以逐步調高募徵兵比例之務實方式,達成以「募兵為主」目標。至於全募兵制之理想,則毋寧係作為長期努力之目標。馬版全募兵制雖然亦朝同一方向推進,然而其中最大的差異,在於民進黨政府拿來作為長期目標的理想,馬政府卻把兵役制度的變革當成修橋鋪路工程一般看待,企圖於短短數年內就要實現。然而從上開國防部2005年說帖最後歸納的3點結論為基礎,就可瞭解台灣現階段仍無實施全募兵制的條件。這部分又可國家內部的財政困境與國家外部的鄰國威脅兩方面剖析。

首先就前者而論,從2005年行政院兵改方案可知,雖然持續提升募兵比例乃順應現代國防需要的必要變革,惟其中最重要的限制之一,就是財政上的負擔。在志願役用人成本較義務役約高3倍現實下,若要在數年之間將義務役以自願役替代,對於國家財政必定造成沈重負擔。縱使馬政府同時掌握國會多數席次,然而在目前政治現實下,很難想像馬政府能順利地說服同黨國會議員為了推動全募兵制而挹注更多的財源在職業軍人的薪水上,更難以想像採行加稅的手段來支應相關開支。基此,倘若在持續購置先進武器、維持國防軍事投資前提下,要幾年內實現全募兵制的可能性根本微乎其微。反之,若不提高國防預算比例,卻又強硬要激進地推動全募兵制,如此一來,則多出來的人事費用恐怕就會向內排擠到國防軍事投資上。

在21世紀科技化戰爭趨勢中,這種空有高薪人力而無高性能武器配合的資源配置方式,其結果將導致削弱台灣整體防衛能力。其次,就國家外部鄰國威脅的現況而論,中國一向將台灣認為是中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根據前述2005年國防部說帖評估,若中國未放棄武力犯台,採全募兵制必將無法滿足國軍兵力需求,恐嚴重影響國家安全。雖於2008年馬政府執政後,兩岸各方面交流日趨頻繁,然而在中國始終未放棄武力犯台情形下,這種一時的風平浪靜不無隨時生變的可能。馬政府現階段一昧地不顧國情需要而力推全募兵制,從國防部2005年說帖的觀點來看,此舉當難脫「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的指摘。

探究馬總統力推全募兵制的原因,其實在於「幫助大學生畢業後立刻學以致用,不會因為服兵役而造成知識的斷層」。馬英九總統回憶「過去一位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學者曾告訴他,台灣念電資、通訊的大學生學了四年,『當完兩年兵後已將所學忘了一半,記得的那一半卻又過時了』,讓他更加體認到,徵兵制有礙於高科技人力培育。馬總統以上之看法固非毫無道理,但著眼的重點僅偏重高科技發展與役男生涯規劃而已,根本上欠缺國防專業、國家安全層面考量。

綜上所述,馬版的全募兵制是一個根本不應該落實成為政策的錯誤政見。國防部是國家安全的守護者,所應考慮的重點則在於台灣防衛戰力之維持與精進,而不能當作一昧奉行領袖意志、以總統一己好惡馬首是瞻的太監公公。日前交通部有勇氣對馬總統縮短機場捷運時間的外行要求說No,並讓總統改口尊重交通部專業評估。吾人中心期待國軍也能夠打直腰桿,稟持軍事專業良知與防衛台灣決心,對「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的馬版全募兵制勇於提出專業見解,來贏得總統及全民的尊重。退步而言,若吾人對國防部的期待實屬過度妄想的話,則台灣國家安全的唯一生機,恐怕僅將寄望2012年總統大選結果,由新的國家領導人來終結這一個錯誤又危險的政策。

 
     
 
|  前期電子報  |  退訂電子報  |  智庫首頁  |  聯絡智庫  |
新台灣國策智庫版權所有  © 2010 Taiwan Brain Trust